相关文章

河南上蔡重点项目欠巨额民工工资 政府补贴数千万去向成谜

您可以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您可以在手机国搜客户端继续浏览本文,并可以分享给你的好友。

讨薪民工代表在步实集团门前拉起横幅维权

张金迎占股的上蔡县重点招商项目“上合惠”产业园也已破土动工

工商信息显示,河南步实曾频繁变更股东和法人(网络截图)

河南省上蔡县一重点招商项目拖欠巨额农民工工资,当地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和补贴共数千万资金被指去向成谜。项目从开始到现在,却充斥着公务人员充当代理人,政府敷衍讨薪者等问题,在当地引起争议。

在上蔡县产业集聚区内,王龙刚带本网工作人员来到了河南步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步实)新建地址,豪华的办公楼已经有工作人员入驻,但是厂房内还是空空如也,院内配套的公租房只建成一个框架结构,在草丛中略显荒芜。

正值中午下班时间,但是公司大门前门可罗雀,正门因为被讨薪的农民工拉上了横幅而没有开放。维权农民工说“这个公司一直没有生产,只有几个行政人员在里面办公”。

王龙刚指着右前方的那栋钢结构厂房说:“那个3#楼就是我们建的,共两层,一楼是车间,二楼是仓库。建好快两年了,五百多万的工程款只给了三十万,其中近二百万为民工工资。”

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多位工程承包方负责人透漏,当前河南步实的债务不低于五千万。

相关报道显示,鞋业已经成为上蔡县产业集聚区重点发展的两个重点产业之一。“该县依托自身优势,大力实施开放招商带动战略,积极承接广东惠州、浙江温岭等地的鞋业产业转移,着力打造‘中原鞋都’。”

而上文所述的河南步实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引进的制鞋项目。

仓促开工 巨额农民工工资被拖欠

王龙刚回忆称,2014年他通过熟人接触到了河南步实,承建了3#厂房的钢结构工程,并且是全额垫资。据他了解,河南步实新建工程全是由施工方全额垫资。

同王龙刚一起的马某也印证了这一说法,当时他承建的是项目的部分基础工程,也是全额垫资。

据他反映,当时公司连正规图纸都没有,河南步实一位节总却一直催促着要开工,并且要求每个施工单位都要派出三四台钩机入场施工。

“当时我们也很为难,连图纸都没有怎么干活,而且还没有签合同就让钩机到处挖”马某说,“但是节总不管这些,他的目的是让县领导看到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就行。”

王龙刚的工程是在2014年8月开工,2015年元月份完工。施工合同实际是在2014年9月签订。“签合同时,张金迎和节总都在场,节总盖的章,当时他没签字,说有公章就可以了”。

按照合同规定,“工程款在完工六个月后的30天内付完”。王龙刚在2015年4月份就准备开始要钱。他说“当时马上就要麦收了,按惯例要付一部分给工人。”但是,麦收结束钱也没有给。

2015年9月秋收前,而且是学生开学季,王龙刚又多次催工程款,但是节总还是拖着不给。

直到,9月30日,王龙刚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法院将河南步实账户冻结。

10月14日,迫于压力,河南步实同王龙刚达成协议,同意先付50万工程款。但实际上河南步实只付了30万。

一次次讨要无果,王龙刚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是在去年腊月二十八,跟他干活的农民工又来到了他家要钱,可是他所有资金都压在了这个工程上了。

王龙刚说:“当天,农民工们把我家准备的年货全糟践了个光,新蒸的馒头咬一口就扔掉,炸的油条、酥肉吃不完都糟践了。”

另一件就是在前段时间,实在是被逼无奈,王龙刚将儿子价值六七十万的婚房连带家具抵押了40多万先偿还了一部分,此时他儿媳妇马上就要生产了,而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把儿媳妇家陪送的冰箱洗衣机等嫁妆留下。他说,“我虽然缺钱,但是也不能把亲家的东西卖了”。

“本想是上蔡县政府的重点招商项目,肯定不会拖欠我们钱的,谁知道却是这样!”一个在建筑行业从业摸爬滚打超过20年的硬汉,说起这些时,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而一直代表河南步实的节总,却再也不露面了,也不接电话了,偶尔接电话,也称:“不要再找我要了,找步实去吧。”

公务员充当项目代理人 谁是步实的掌控人?

而据他们反映,河南步实公司的那位节总的另一身份是上蔡县地税局副局长,全名节建设,河南步实的法人代表张金迎和节建设是表亲。

王龙刚说,节建设在河南步实权力很大,当初签合同是跟节建设签的,平时工程上有啥事情都是同节建设汇报,连水泥搅拌站都是节建设指定的,并且讨工程款时也是节建设接待的。

而最近的一次通话中,节建设在电话中告诉讨薪人员“我不是节总,也不是节局,只是节建设”。

王龙刚他们也曾找过主抓城建的一位副县长,可是最后也没有了下文,为了能讨回工程款支付民工工资,王龙刚县里市里不知道跑了多少趟,最终无果而终。

2016年八月初一,部分农民工自发来到上蔡县地税局向节建设讨薪,地税局赵局长出面表示节建设最近一段时间没有来上班,但会调查此事,并会给他们满意答复。

政府补贴的巨额资金去向成谜

然而,河南步实到底是否有能力偿还巨额工程款么?公司到底是空壳还是实力雄厚?

据王龙刚回忆,节建设当时告诉他们“公司是他和张金迎合伙开的,是省市县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实力雄厚,光是给县里交保证金就交了几千万,这些钱是工程款,你们只要把工程干完县里就会把保证金退出来,一次性把工程款给你们结清。”

2016年7月26日,河南步实法人张金迎突然召集所有施工方核对债务,张告诉他们,节建设要用步实公司的土地使用权去给一家资不抵债、频临倒闭的公司担保贷款,但张拒绝担保、签字,节建设声称要托关系强行把步实公司法人换掉。

张金迎还告诉他们,节建设一直都没打算给他们钱,县里退还河南步实公司的土地款、建设押金、公租房配套资金、财政担保贷款都被节建设转移走了。

而王龙刚从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处也打听到,县里根据招商引资政策已返还河南步实土地款近千万、数百万的施工押金以及四百万公租房配套资金,以及五百万的财政担保贷款。

本网工作人员才电话采访上蔡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李四强时,他也表示施工押金确实已经返还给河南步实了。

那么这数千万资金流向哪里呢,王龙刚说他们曾查过步实的账户,上面只有一块钱。

如此巨款被转移,法人代表却不知,这已经构成刑事案件,但却并没有报警,公司有能力偿还工程款却不偿还,也不投入生产,那数千万资金到底去了哪里?

本网工作人员致电节建设,节以打错电话为由拒绝采访。

而就在8月2日,河南步实的法人代表由张金迎变成了张中英,并且仅有的两个股东也从张金迎、张艳娜变成了张中英、张艳娜。

从河南省工商局网站查到,从2014年到现在,河南步实股东发生了四次变更。

而据知情人透露,变更法人和股东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张金迎,因为张是上蔡县鞋业商会会长,是上蔡县打造“中原鞋都”的关键人物,如果他出事,将会引起连锁反应。

并且,张金迎还是最近刚开工的上蔡县招商引资项目河南上合惠实业有限公司四大股东之一。

王龙刚说“他在2016年4月份再次向上蔡县人民法院起诉河南步实,并与6月份开庭审理,但判决一直迟迟不下”。

8月25日中午,本网工作人员在上蔡县产业集聚区内看到,正值下班时间,多条街道空空荡荡,道路两侧整齐的厂房内鲜有开工的迹象,整个工业园区颇为萧条。

近日,中央级党报罕见发文斥责招商引资乱象,对招商造假、招商政策不兑现、招商变“招伤”等痼疾进行了严厉斥责,专家指出,用招商引资推动经济增长,靠的是硬邦邦的“实绩”,而不是假数字堆砌的“泡沫”。弄虚作假,不仅华而不实、劳民伤财,更是政绩注水、形式主义的体现。贪一时之功、解一时之困,牺牲的是投资者的信任,助长的是弄虚作假的歪风。(史刚营)